金币即是正义 第一千四百一章 俯视者

小说:金币即是正义 作者:盘古混沌 更新时间:2021-09-27 23:2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在进入房间后,她第一眼看到的却并不是加特林被三名血族按在地上的模样,相反……却是一名血族的肚腹中枪,被打飞,而那个加特林则是抓着另外一把枪,从窗户直接跳出去的模样!

  “照顾伤员!!!”

  爱丽儿大声呼喊出来,只见起司在扶住那名腹部中弹的同胞之后同样从窗户中跳了出去。而等到爱丽儿冲到破碎的窗户旁边,看到的却是加特林重重地撞在那元素车的车顶,并且在起司落下之前一个翻身就从车顶滑下来,同时举起手中的元素枪径直瞄准了起司的模样。

  “别过来!所有人都不准过来!!!”

  这样的反应速度别说是让爱丽儿惊讶了,就连起司都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个加特林之前可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战斗训练的普通人,最多就是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元素枪的开枪练习。可是刚才他的行动能力却是如此的迅捷果断,压根就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犹豫!

  难道……这是一个隐藏在鹈鹕城的冒险者?

  但是很快,起司就不再做出这样的判断。

  或许是因为刚才跳窗户的缘故吧,加特林的一条右脚踝在这样的撞击之下很明显地发生了扭曲。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似的,继续用手中的元素枪指着起司,同时还一边用那明显骨折的脚向后移动,好像一点都不痛。

  对此,起司连忙抬起头望向他刚刚跳出来的窗户,和窗口的爱丽儿交换了一个眼神。

  爱丽儿立刻领悟,随即转过头望向房间。

  由于现在房间内的光线全都被掐灭,所以看不清楚具体状况。但是爱丽儿还是迅速冲到旁边的一张桌子旁,摸到了摆放在桌面上,已经拆开后散乱的药片。

  粗略一数,竟然有六片之多。

  “这是……杜冷甲?!”

  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爱丽儿一时间还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

  要知道,杜冷甲这玩意可是高价货!以加特林的工人身份,怎么可能买的到那么大量的杜冷甲?

  不过如果是杜冷甲的话,那么加特林的反应能力竟然能够一瞬间提升到那么高就可以解释了。

  当下,爱丽儿立刻回到窗户旁,大声喊道:“杜冷甲!”

  那一刻,起司心领神会,原本打算蓄势待发冲上去的动作也是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加特林意识到起司竟然不再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在极为短暂的犹豫之后,他手中的枪口立刻调转,瞄准了那些因为巨响和骚动,而聚拢过来看戏的围观群众身上。

  “我数到三!让开!否则我就开枪!!!”

  伴随着加特林的暴躁怒吼,起司也有些吃不准了。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些突然间被枪支瞄准,单还来不及撤退的人群,只能大声喊道:“冷静!你给我冷静!”

  “一!!!”

  人群根本就来不及散开。

  或者说,就算前面的人察觉到了异常想要转身逃跑,可是后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瞬间人流变得更加拥堵,反而无法撤离。

  “加特林!如果你敢开枪,我就撕碎你!”

  “二!!!”

  面对起司的威胁,加特林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迈开已经骨折的脚向着起司这边走了一步,显然是想要再次上元素车。

  眼见这个已经磕了药的家伙是认真的,起司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不让开的话他很有可能开枪!当下,起司只能立刻闪开。而加特林则是捧着手中还剩下一发子弹的元素枪快速冲向那辆元素车,单手扛着枪,拉开车门,上了车。在用元素枪指着前面那些还没来得及撤退的人群之后,他一手握着龙头,一脚已经踩向了踏板……

  “宝宝,碾碎它。”

  但,也就在这辆元素车即将真正发动起来的刹那,伴随着一个轻描淡写的声音,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猛地在这辆元素车的上方成型!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同时,一头巨大的暴恐熊已经从这个魔法阵中浮现,直截了当地砸在了这辆元素车的上方。同时,那巨大的熊爪已经在落下的刹那,毫不犹豫地拍向车辆的驾驶席。

  轰隆!

  几乎,就是刹那间。

  刚刚还准备发出轰鸣的元素车,就在这一刻被压成了一堆破铜烂铁。而在那驾驶席的位置上,则是开始冒出一滩鲜血,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起司愣住了,还在窗户前的爱丽儿也是同样愣住了。

  四周那些围观的群众,那些赶来支援的血族,以及其他一些听到骚乱也一并赶过来的公会成员们,现在也都是愣住了。

  所有人都围聚在这条街道的四周,都看着那头“拯救了所有人”的暴恐熊现在按在那一堆废铁之上,发出一阵胜利者的咆哮。

  同时,也是看着一个长得并不怎么好看的少女,带着一股胜利者的姿态慢悠悠地从旁边的巷道中走出来,气定神闲地走到这头暴恐熊的身旁,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这位拯救了所有人的“救世主”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她抬起头来,望着窗户边的爱丽儿,那眼神就像是在讥讽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却被她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一样。

  只是在这样的嘲讽之后,她纵身一跃,跳上了暴恐熊的背部。在这个位置,她几乎与二楼窗户前的爱丽儿一样高了,不用再仰视她了。

  “我,甜酒酪碧蓝!是蓝湾帝国现任皇帝,蓝湾十三世,猛浪碧蓝的亲妹妹,也是当今蓝湾帝国的长公主!所有人,这一次,都给我听明白了,听清楚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甜酒酪似乎终于可以一口气发泄出这段时间以来所受到的所有苦闷。她痛痛快快地张开双臂,就像是在接受其他所有平民的仰慕一般,满脸尽是骄傲之色。

  在她用眼角看到那些刚刚还慌乱的一塌糊涂的平民,现在却是用一种震惊而敬仰的目光看着自己时……

  当她看到四周屋顶上那些匆匆忙忙赶来的人鱼之歌的成员此时却毫无作用之时……

  当她再次享受着这里所有人的目光焦点之时……

  她,终于能够大大方方地再次说出自己的名号

  蓝湾帝国,长公主!

  尽情展现了自己之后,她伸出手,稳稳地指向前方的爱丽儿,大声喝道

  “爱丽儿加西亚!你背叛蓝湾帝国,袭击骑士团,假冒重要人物名号,如今还囚禁你的公主!证据确凿!但是,我不和你计较,你的所有一切努力在我面前都犹如萤火之光,而我们碧蓝皇室则是宛如日月!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忠诚之心的话,那就立刻向我臣服!否则,我脚下的这团垃圾就是你的下场!”

  一开始,爱丽儿的确没有怎么想要隐瞒甜酒酪的身份。并且与其一直瞒着等到了时候突然被爆出来,还不如时不时地泄露出一点,让事情的发展变得可以受到自己的掌控。

  但是现在,这个甜酒酪却是突然间搞了这么一出,实在是有些出乎爱丽儿的预料之外了。

  而更加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这个女孩竟然依然保持着那种不可一世的态度,丝毫都没有对自己脚下踩死的是一条人命而有任何的思考。

  望着这一切,爱丽儿脸上的担忧之色却是渐渐地收了起来。她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少女,又望了望她脚下那一滩血肉,缓缓说道

  “不管你想说什么,先让你的暴恐熊从尸体上挪开。”

  甜酒酪一愣,随即轻蔑地一笑:“怎么?害怕我攻击你吗?你不是很能耐吗?不是自以为控制住我了吗?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是你们整个人鱼之歌做不到的事情,却被我一个人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你们杀不了的人,我轻易就杀了。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轻易地就解决了!”

  “爱丽儿,你不是说我不在乎这些普通人的性命吗?不是说我不会保护他们吗?看!我现在保护的多好?把威胁他们生命的人立刻杀了就解决问题了。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加简单的保护方法吗?”

  “还是说,你在为自己的婆婆妈妈感到丢脸?觉得我继续踩在这团肉泥上面会让你觉得自己面子上挂不住?还是说你觉得让这么一坨破烂机器被我的力量压在底下,让你心有不甘?”

  说实话,面对眼前这个充满了挑衅意味的甜酒酪,爱丽儿突然之间反而没有了愤怒的感觉。

  现在,这个女孩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以一种强大的气场,以及占据在道德高度的地方,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同时尽可能地宣扬出她是一个如何如何受尽磨难的公主。

  对于爱丽儿来说,这应该算得上是一场比较难以应付的危机公关。

  毕竟现在不管是自己直接勒住她的喉咙制服她也好,还是好相劝让她回去也好,都算不上是什么最好的决策。

  如果要说用语来说服的话……爱丽儿却不得不承认,刚才甜酒酪所说的一切,现在看起来竟然都是真的!

  没错,刚才的场景的确是她掌控能力不足所导致。

  加特林的狂暴和造成的危险性自己早就已经有所估计,可是在有所估计的情况下,自己竟然还是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压制住他,结果让他出现在了大街上。

  当然,出现在大街上的时候自己还是有能力可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没错,就是让起司不用再去管那么多事情,而是直接下手击毙这个杀人凶手。

  可是,很明显,那个时候自己犹豫了。

  因为对于起司的能力的过于自信,所以爱丽儿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发出击杀的指令。

  而之所以没有发出这个指令,毫无疑问,还是由于自己的自大……觉得自己是鹈鹕城的市长,所有人都应该接受审判,而不能堂而皇之地就将其击杀。

  甜酒酪说的的确没错,自己在最应该做出正确判断的时候,却没有下达正确的指令。这是由于自己的仁慈,自己的自大,自己的盲目乐观……所以,她直接下手杀了那个人,不管目的如何,从结果上来看都是立刻解除了一个最大的危险。

  所以,爱丽儿知道自己的确做错了。这份错误让她无法用更加强硬的话语面对眼前这个一脸豁出去模样的甜酒酪。同时,也是让爱丽儿开始自己的思考。

  有些时候,雷霆手段,让自己的命令下面迅速见血……也是一种需要啊。哪怕这种命令是对自己管理之下的市民们来说。

  “甜酒酪……”

  在略微叹了一口气之后,爱丽儿抬起手,开口说道

  “你杀了我丈夫!!!”

  砰!!!

  一声枪响,却是在爱丽儿预备开口说话的瞬间,在她的耳畔猛地炸裂!

  巨大的声音震荡着爱丽儿的脑袋,让她的脚步一时间甚至站立不稳,整个人也是向着旁边倒去。

  不过,同样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并不仅仅是爱丽儿,连带着那个站在暴恐熊背上的甜酒酪。

  刚才,她的脸上还是带着自信而骄傲的色彩。可是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就从暴恐熊的背脊上跌落,血水也是随之飞溅了出来。

  眼看着甜酒酪的身子跌落到了暴恐熊的身后看不到,爱丽儿也是趴在了地上。在捂着耳朵,拼命抵御脑海中那宛如撞钟一般的耳鸣的同时,她也是回过头来,望着旁边。

  站在她旁边的不是别人,恰恰是那个她以为早就已经死去的加特林夫人!

  现在,这位夫人的眼角挂着泪痕,元素枪的枪口还冒着浓烟。但是她脸上的恨意却没有丝毫削减下去的意思,反而更加咬着牙,放下枪,打算调整元素枪,重新装弹。

  “血族语不许动!”

  此时,原本在后面照顾伤员的两名血族中的一个终于回过神来,一把将这位夫人的身子整个都按在了地板上,伸手夺过元素枪扔到了一旁。伴随着她的身体被完完全全地压制的同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也是从这个女人的嘴里发了出来。

  对此,爱丽儿却只是如同一尊泥塑木雕的玩偶一样只能呆呆地坐在地上,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也是一直等到起司再次从窗户中跳进来,一手搀扶起她之后,爱丽儿才感觉耳朵中的耳鸣稍稍好了一点。

  当下,她连忙望向窗外,只见麻薯和可可已经分别冲到了暴恐熊的身后。同时,暴恐熊的脚下也是再次出现一个魔法阵,让这头魔兽消失。从而将那个似乎腹部中弹,面色苍白的长公主的模样,呈现在了爱丽儿的面前。

  所以,这就是最糟糕的状况吗?

  很可惜,就在爱丽儿以为这已经是最最糟糕的情况的时候,更加糟糕的事情却是在街道的另外一边出现了。

  “死人……死人啦!打死人啦!!!”

  伴随着那些围观人员中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爱丽儿的目光也是转向那边。只见一个怀抱婴儿的妇女现在却是躺在了地上,胸口变成了一片血红。而她怀中原本抱着的那个婴儿,现在却是脑袋歪在了一旁,小小的脑袋上却是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里面红的黄的白的混合在了一起,流满了襁褓……

  叮……叮……叮……

  一个清脆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这样的声音刚开始或许还听着比较有趣,比较清淡,但是随着时间变长,给人的感觉就变成了一种烦躁的杂音。

  叮……叮……叮……

  在这样有节奏的清脆杂音声中,猛地,甜酒酪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吸入一口气!

  在感受到肺部中充满了凉爽的气息的同时,腹部的剧烈阵痛也是让她在下一秒立刻动手捂住腹部,痛的把刚刚吸入肺部的凉爽气息全都吐了出来。

  “呜……呜呜呜……”

  叮……

  那种噪音停了下来。

  甜酒酪咬着牙,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个熟悉的天花板。

  这里……正是她这段时间居住的人鱼之歌公会的二楼宿舍。摆在床头柜上的花瓶里面还插着达克送来的花束呢。

  在确认自己还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之后,甜酒酪这才慢慢地尝试调匀呼吸。她稍稍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看到自己的腹部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很显然自己是受了十分严重的伤了吧。

  而在旁边则是站着一个人,一脸正经地看着自己。

  而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甜酒酪却是有些失望,咬了咬牙,试图直起上半身。但却还是因为腹部上的疼痛而放弃了。

  “怎么是你这个废物?我怎么了?达克呢?”

  啫喱则是继续看着甜酒酪。他现在穿着一条有些奇怪的衬衣。左手部分是有袖子的,但是右手部分却是空荡荡的。不过这也难怪,没有人会为自己不存在的胳膊编织衣服吧?

  现在,啫喱的左手中拿着两枚铁币,看起来刚才发出声响的应该是这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