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即是正义 第一千四百二章 武力升级的世界

小说:金币即是正义 作者:盘古混沌 更新时间:2021-09-29 01:24: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面对甜酒酪的讥讽和无礼,啫喱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大家现在都没有空来搭理你了。在公会所有人中,属于我最没用,所以我才能够来看管更加没用的你。”

  甜酒酪一时间暴怒:“你敢说我没用?!呜……呜呜……”

  一激动,她肚子上的伤口似乎就要裂开了一样。

  啫喱则是继续一脸平淡地说道:“看,你现在难道不是比我更加没用吗?缠绕在你身上的束缚目前都已经解开了,会长还是一个好人,担心那些束缚会让你没有办法好好养伤,就请副会长去掉了。但是玛歌小姐却看不惯你的飞扬跋扈,所以决定只把你治疗到不会立刻死的状态。”

  甜酒酪哼了一声,重新躺在床上,嘴角冷笑着说道:“他们是怕了我吧?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打击的没有脸面了吧?呵呵。”

  面对甜酒酪的自信,啫喱却是面容冷淡地歪着脑袋,带着些许怀疑地说道:“脸面?是指你出了这么大一个丑,惹出那么多麻烦,最后还需要我们会长帮你收拾残局的脸面吗?”

  一瞬间,甜酒酪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的眼睛瞪大,几乎不敢相信地说道:“什么?!”

  啫喱也不隐瞒,他不断地翻弄着手中那两块铁币,缓缓说道:“公主殿下,其实我是很尊重你的。毕竟我从小就在皇室的庇佑下长大,我父亲也一直对我说,要尊重皇室。我父亲那个时候教我读书写字,也是和我说有机会的话就去大城市找份工作。”

  “不过在看到您这位公主之后,说实在的……我真的觉得,如果我不认识你,说不定还能够保持对皇室最低限度的尊重呢。”

  “可是在认识你之后,皇室……?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再用怎样的心态来尊重你们这种皇室。你们自大,自以为是,只想着怎么让自己过得舒服,完全不顾其他人的感受,也不知道怎么用最好的方法来处理事情,总觉得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应该围绕着你们皇室来转。我尊敬你,再次尊称你一句长公主殿下。但我觉得,我或许还是用普通人的称呼来称呼你比较好吧。”

  啫喱这个人,甜酒酪觉得自己还算是了解的。

  毕竟半年前的那次使节团之行,也算是让她对这个人鱼之歌的部下印象最深。

  这是一个废物,是一个平民,是一个长得并不多么出众,放在平民堆里很快就会看不见的那种类型。这样的平民在瀚海城中要多少有多少,就算突然间少了一个也完全不会有人在乎。

  如果说他真的有什么特殊的话,那么就是他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元素亲和。可是,就算是这么一点点的元素亲和,也在一次愚蠢的错误行动中被打散。这件事甚至在那天承包了她半天的笑点。

  随后,这个已经很废物,但却因为失去了魔力变得更加废物的废物,在整个使节团的行动中显得十分的沉默寡。

  但不知道怎么的,最后却突然和猎凶座的一个侍卫干上了,甚至弄到最后丢了一条胳膊。

  可以说,那次的使节团,甜酒酪想要找一个过得比自己更惨的人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去看看这个废物,想想他的残废,然后在心里好好地乐呵乐呵。

  所以,哪怕是来到这鹈鹕城,每次看到啫喱的时候,甜酒酪都能够继续用一种公主对待平民的态度来看待他。而不是像看到了爱丽儿一样,大部分时候只能平视,有时候甚至会被逼的用仰视。

  但是现在……

  现在,这个自己最看不起的废物,他对于自己这个皇族竟然也不再保持尊敬了?竟然都能够用这种口吻来对自己说话了?!

  这样的废物……为什么?!

  “加特林的确拥有了两把枪,没有错。同时,他拥有两把枪的原因的确是杀了自己的朋友,这也没错。”

  啫喱抬起左手,拇指轻轻一弹,将其中的一枚铁币弹上半空,紧接着在那枚铁币还未落下之前再次将另外一枚铁币弹上去,两枚铁币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叮——

  “但是,他却并没有杀了他的太太,那一枪是从他太太的耳朵旁边擦过去,巨大的声响把她给吓晕了。同时,他的太太也没有和他的朋友有染。这一切,都只是加特林先生自己一个人的臆想。而之所以导致这种臆想发生的,则是由于你以前经常吃的那种名叫杜冷甲的药物。”

  “换句话说,加特林是在意识不清,发了疯的情况下失手杀了人,然后因为药物的影响而冲出了房间,上了元素车。他本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脑海因为药物的影响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能反应。”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碧蓝,你,直接杀了他。”

  叮——

  两枚铁币落下,啫喱十分熟练地一抄手,将两枚铁币重新抓在手里。面对现在已经目瞪口呆的甜酒酪,他继续淡淡地说道——

  “我并不是说你的做法是错的。那个时候加特林的确很危险,任何人直接下手杀了他都是应该的。甚至我们会长还反思了她没有下达这个正确的决定,而导致了情况一度险些失控。”

  “可真正的问题是,你这个皇族,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平民的皇族,你杀掉加特林的动机却并不是真的想要保护普通人,而是以一个皇族高高在上的感觉随随便便杀掉了一只蚂蚁一样地杀掉了一个人。你根本就不在乎加特林到底有没有罪,也是不是真的该死。你只是觉得那个时候可以很顺手地杀了他,所以你就那么做了而已。”

  被啫喱这样一个完全的废物用这样毫无感情的语调进行讽刺,甜酒酪显得有些受不了。她别过头,冷哼一声:“有什么区别吗?结果还不是一样?我解决了问题!”

  啫喱点点头:“没错,但同时你也创造了新的问题。”

  “加特林夫人醒过来之后,刚好看到你杀了她丈夫的那一幕。那个时候房间里面的血族正在忙于照顾伤员,会长则是看着窗外,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她。也是在那个时候,你不断地嘲讽她的丈夫,说她的丈夫就是一团垃圾,死的活该。”

  啫喱缓缓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如果是会长杀了加特林,那么那个时候她一定会用最好的方法去安慰加特林夫人,至少绝对不会去刺激她,会让人陪着她,照顾她,给与一些生活上的帮助,调整好她的心态。”

  “但是,你却用你的语,你的高傲,你的皇族自尊彻底激怒了她。这让她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拿起了元素枪,直接对着你开了这么一枪。”

  听到这里,甜酒酪的心中略微一凛。

  作为皇族,她从小到大都被教导,唯一能够威胁碧蓝皇室的,恐怕就只有敌国。可是现在……摸摸自己的伤口,竟然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都敢于拿着枪瞄准自己?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嘴硬地说道:“那……那算是我做出了牺牲,不是吗?我受了伤,照顾我,算是你们的麻烦?哈!说的好像我这个伤不是为了你们而受的一样。”

  啫喱:“放下你的高傲与自尊吧,碧蓝,你的模样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我知道那是因为你的病的缘故。但是你的心却让你的脸变得更加丑陋,看的简直快要令我作呕。”

  “你把自己想的很重要吗?你为了鹈鹕城受了伤,所以所有人都要感谢你?可是你知不知道,那颗原本应该射向你胸口的子弹,却是打偏了。从你的腹部侧边穿了过去,虽然让你受了一点伤,但还不算严重。”

  “可最最关键的是,射穿你腹部的那颗子弹,却是发生了跳弹,直接打中了一个怀抱婴儿的妇女。”

  “子弹直接轰掉了婴儿的小半个脑袋,并且钻进了母亲的胸口,停在了距离心脏很近很近的位置。”

  “在你昏迷的这六个小时里面,我们公会的所有人都没有合过眼,会长在以全部的资源和力量,想办法救回这个可怜的母亲。”

  “只是我最近得到的消息来看,情况真的很不乐观。”

  “现在,你还觉得你有多么的尊贵了吗?给你说句心里话吧,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会长现在心里想的一定是宁可让你被那一颗子弹直接打死,也不要误中那对不幸的母子吧。”

  一时间,甜酒酪似乎还没有理解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捂着自己腹部上的伤口,在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受伤了呀!那个女人开枪打我,她太可恶了!你们应该立刻杀了她!”

  看到甜酒酪现在依然是这样一幅完全不管不顾的模样,啫喱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你还没明白吗?要我说的更加清晰一点吗?”

  在略微停顿了片刻之后,啫喱故意放慢语速,用一种略显冷酷的声音说道——

  “意思就是,你这个皇室并没有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保护好你的子民。相反,正是因为你这个皇室,导致又平白无故地多出了血腥。”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很多时候都在不停地出现,你们皇室的存在本身就成为了平民的苦难。哪怕你自以为做出了正义的举动,都会在不知不觉间伤害到本来可以不受伤害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吗?”

  说到这里,就算是甜酒酪再怎么的自信自傲,觉得自己的皇室身份是多么的尊贵,可如今也是一瞬间愣住。

  她半张着嘴巴,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回应眼前这个废物的话语。

  这位长公主慢慢地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随后慢慢地捏了捏,再次松开,紧接着,她却又一次地抬起头,望着面前已经转身离开的啫喱。

  “我……没有存在的意义?我是皇室……我们皇室,我们皇室本身……光是存在,就是为了害人?这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定是某些地方有什么问题……”

  “碧蓝皇室统治蓝湾帝国已经几百年,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过来的……不仅仅是我们皇室,黄金大陆上的所有国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每个国家都有皇帝……每个皇帝都是这么做的……”

  “所以,我们皇室存在本身就是害人……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存在……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不会……”

  在甜酒酪在后面捂着脑袋,嘟嘟囔囔的时候,啫喱却是不再管她,而是推开房门,缓缓地走了出来。

  现在的甜酒酪已经不需要看管了。

  这一点其实早在爱丽儿让啫喱负责“照顾”她的那一刻开始,啫喱就已经明白了。

  如今,这位皇室的长公主已经向整个鹈鹕城宣布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在宣布身份的同时,她也是将皇室的傲慢以及刻在骨子里面的那种完全忽视底层人的想法彻彻底底地暴露无遗。

  这样的长公主已经让整个鹈鹕城的人完成了最后的一次皇室脱敏。而且,在因为她的狂妄而导致一对母子无辜染血的情况之下,她继续留在鹈鹕城的价值,可以说已经完全消失了。

  关好门,啫喱继续捏着手中的两枚铁币,沿着楼梯缓缓地走向一楼。

  他推开大厅的大门,此时,清晨的阳光已经从外面透射了进来。只是此时的街道上,却还是显得冷冷清清。

  经历了昨晚那场震惊整个鹈鹕城的骚乱,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吧……

  在略微呼出一口气之后,啫喱转过头看了看桌子上那空空如也的餐盘,想了想之后,还是走进厨房,将昨天的晚餐送进烤箱里面稍稍热一下,等待其他人回来吧。

  就在他将一盘热好的面包从厨房端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布莱德从大门口走了回来。

  这名身材魁梧的战士手中温柔叠捧着一个正在呼呼大睡的花妖精,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搂着那名亡灵法师可可。如今,可可也是蜷缩在布莱德那巨大的手臂里面呼呼沉睡。

  “布莱德先生。”

  看到这位最初加入人鱼之歌的前辈,啫喱显得十分恭敬。

  此时,布莱德的脸上也是写满了倦容。在看到啫喱之后,他裂开嘴笑了笑。同时在看到桌子上热好的面包和牛奶之后,他这下才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缓步走了过来。

  “辛苦你了。看着那个女人,一定很累吧?”

  布莱德将芭菲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面,随后把可可放到旁边的沙发上,拿过一张毛毯盖在了她的身上。

  啫喱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还好。你们才是最辛苦的。情况……怎么样?”

  布莱德叹了一口气,拿起一块面包想要往嘴里塞,但是举起在半空中之后却是停了下来,再次放下,摇了摇头——

  “没救下来……那颗子弹距离心脏实在是太近了,心脏附近的肌肉都被搅成了肉泥。玛歌如果贸贸然释放治愈魔法的话,那颗子弹就会留在她的心口,根本就没有办法愈合。”

  “寇拉医生尝试着做手术先把子弹取出来。但是打开那个可怜人的胸腔之后才发现,子弹打在了她的肋骨上,碎成了碎片,就像是有人冲着她的心口埋了一个小型的火焰炸弹似的。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能够救回来。”

  虽然这个情况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猜得到,但是现在真的听到这么一个答案,啫喱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抬起牛奶壶,给布莱德倒了一杯。

  而布莱德看到这个后辈用左手来举起那么大的一个牛奶壶,连忙伸手就要来接。

  “布莱德前辈,还是让我来吧,我现在也就只能做点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说着,啫喱已经倒好了牛奶,自己也是在座位上坐下。他重新拿起那两枚铁币在手中摩挲着,继续问道:“会长他们人呢?”

  伸手摸到了温暖的牛奶,布莱德的胃口也算是好了一点。他举起牛奶壶喝了一大口,这下胃口算是打开了,拿起面包塞进嘴里三两口就咽下,重新拿起第二块面包,说道——

  “人死了,事情就麻烦了。会长要接着处理死者家属的问题。毕竟那个丈夫可是在突然之间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这样的噩耗可不是能够轻而易举接受的事情。”

  “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地安慰他,以及安抚那些慌乱的民众。所有人都很恐慌,生怕接下来还会出现这样可怕的事情。”

  “毕竟你看嘛,本来如果鹈鹕城里面只是出现一个盗贼或是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的话,我们人鱼之歌能够迅速介入并且控制。可是现在,有了元素枪之后,我们人鱼之歌以及血族都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把人控制住,大家都会害怕的嘛。”